美国社会中的passing现象

  • A+
所属分类:学习方法

Passing一词表示“冒充”的意思产生于美国英语,最初指 “黑人冒充白人”这种社会现象。Passing的这种意思很可能是来源于奴隶制时期黑人奴隶身上所携带的通行证(pass)。有了这种书面证件,黑人奴隶外出时就不会被视为逃亡奴隶。但对于黑白混血儿来说,其白肤色就是通行证,从而逃离奴隶制。冒充者被称为the passing figure passer

从广义上来说,“冒充”指一个人成功地摆脱自己本来的身份,以另外一种身份在社会上生活。一个社会只要存在偏见,就会存在“冒充”现象。“冒充”有各种类型,如“性别冒充”、“阶级冒充”、“年龄冒充”等。就其原因来说,有的是为了机会,有的是出于安全考虑,有的是为了冒险和刺激,还有的是上述原因皆而有之。根据“冒充”的意愿,又可分为“有意冒充”和“无意冒充”。从“冒充”的时间上来说,又可分为“完全冒充”和“偶尔冒充”。

“种族冒充”可以说是美国社会独特的现象。Passing for white(“冒充白人”)是美国历史上许多浅肤色黑白混血儿的一种重要生存方式。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肤色歧视根深蒂固的社会。白色象征着一种社会结构上的优势和种族优越性,而黑色是邪恶、低劣的象征。美国的种族歧视就是建立在这种肤色歧视基础之上的。肤****线是一条不可逾越的分界线。

在美国历史上,任何具有一丁点黑人血统的人都被划归为黑人,因此,黑人肤色不再是单一的黑色,而是变得五花八门,blackdark-coloredbrownbronzepurplelight-colored等都曾被用来描述黑人的肤色。人们还根据黑人血统的比例,对黑人进行区分。根据1880年美国人口普查的分类,mulatto指具有3/85/8黑人血统的黑白混血儿,具有3/4或更多非洲黑人血统的人被称为black(黑人),具有四分之一黑人血统的混血儿被称为quadroon,而具有八分之一黑人血统或有黑人血统迹象的混血儿被称为octoroon。有鉴于此,许多黑人反对使用black一词来称呼黑人种族,而主张使用colored,认为这种称呼更能准确地反映黑人种族肤色的多样性。

这种状况给黑人种族定义带来了问题。传统生物学意义上的种族定义已不能适用于黑人种族。为了解决种族内部存在的生理特征差异和肤色歧视,团结黑人种族,培养种族自豪感,著名黑人领袖和历史学家杜波依斯只好打破种族界定的生物学传统,从社会历史的角度对种族作出文化的定义,以包容具有不同肤色的美国黑人:“种族是人类的一个大家族,通常拥有共同的血统和语言,总是具有共同的历史、传统和冲动,自愿和不自愿地为了实现某种多少具体化的生活理想而共同奋斗。”在这一定义中,黑人的文化和历史共性,即遭受压迫的共同历史,成为美国黑人定义中的第一要素。

在种族歧视根深蒂固的美国社会,有些黑白混血儿尽管从包括肤色在内的生理特征上与白人相差无几,在家世方面也主要是白人,但依然被归入黑人的行列。而黑人在社会生活的各方面都受到限制,只有白人才能享受民主社会的各种便利,如一位黑人小说家所写的:“做黑人就如同出生在生活的地下室里,出口的门被锁上、封死,而白人则生活在楼上。”因此,对于那些肤色白晰的黑白混血儿来说,就想方设法冒充白人,进入白人社会,以便有更多的机会,能够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passing是一个具有魔力的用语,其意味着部分黑人能够以白人的身份生活,因为他们得出结论,如果他们摆脱了美国肤****线所强加的限制和羞辱,他们将生活得更加幸福、更加成功。”而且,许多混血儿自认为是白人,并且对任何认为他们不是白人的看法不满。他们与白人结婚得到普遍赞同,而与黑人结婚却会招致排斥。

在美国,自有黑白混血儿开始,跨越肤****线现象就已经存在。由于跨越肤****线的混血儿中,有的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有的则是不知道自己祖辈的血统,因而到到底有多少黑白混血儿进入白人社会,其确切数字不得而知。不过,1947年,著名黑人活动家沃尔特怀特曾对冒充白人现象的普遍性作出了这样的描述:“每年约有12000浅肤色的黑人消失。这种情况无法解释为死亡或移民。在美国14百万依稀可辩的黑人中,几乎每一个黑人都知道至少有一个黑人冒充白人的故事。”据不完全统计,18611960年期间,有67万多黑人因肤色浅而跨越肤****线,冒充白人群体。

除了完全进入白人社会的黑白混血儿外,还有更多的混血儿出于职业或娱乐方面的原因而偶尔短暂地冒充白人,如为了做生意,或为了外出吃饭和上剧院看戏不受歧视等。哈莱姆文艺复兴时期,金发碧眼的著名黑人社会活动家沃尔特怀特为了调查私刑情况,也曾冒充白人混入三K党的集会、私刑和氓众中,收集资料和事实,以支持反私刑的抗议活动,并在此基础上写出了《绞索和柴堆:私刑法官传》(Rope and Faggot: A Biography of Judge Lynch, 1929)一书,对私刑法的经济基础、私刑实施者的心态、私刑与性之间的关系等问题作了详细分析和探讨。

除了冒充白人之外,混血黑人也有冒充其他人种的情况。如哈莱姆文艺复兴时期,社会活动家路易斯·汤姆普森(Louis Thompson)由于对美国黑人遭受偏见、不能就业感到失望而冒充墨西哥人,在旧金山谋得一份秘书职位。而沃林·库尼(Waring Cuney)则为了能够住宿而冒充外国人。

但冒充白人这种行为是白人绝对不能容忍和接受的,这是公然向美国白人的肤色观念提出挑战,是一种严重的欺骗行为。因此,可以想象,这种做法有多大的风险。有的混血儿被发现后,连性命都丢了。

“冒充白人”的黑白混血儿命运成为美国黑人小说探讨的主要内容,Passing构成了美国黑人小说中的一个传统主题。弗兰克韦布(Frank Webb)的《盖里一家和他们的朋友》(The Garies and Their Friends, 1857)、弗兰西斯哈珀(Frances Harper)的《艾奥勒勒鲁瓦》(Iola Leroy, 1892)、詹姆斯·韦尔登·约翰逊的《一个前有色人的自传》(Autobiography of an Ex-coloured Man, 1912年出版,1927年再版)、沃尔特怀特的《逃避》(Flight, 1926),杰西福塞特的《葡萄干面包:一部没有道德寓意的小说》(Plum Bun: A Novel Without a Moral, 1928)和《美国式喜剧》(Comedy: American Style1933),内勒拉森的《流沙》(Quicksand, 1928)和《冒充白人》(Passing, 1929),以及费希尔的短篇小说《高度黄色》(High Yaller, 1925)等从不同角度探讨了“冒充白人”现象的社会、经济、政治、种族因素以及“冒充白人”的黑白混血儿的心理活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